北京昨日新增4例境外输入病例 涉及泰国等四个国家


还有岛内网民讽刺美国:就是一堆屁话。那就跟台湾“建交”吧,不要老是嘴炮。你自己都不承认台湾,还叫别人承认?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,不然大使馆来啊。↓

病毒开始在美国暴发时,有不少在美国工作、学习的华人陆续回国。当然,也有更多的华人留了下来,经历着这一段的非常时期。上海女孩Wendy就是其中的一员,她毕业于纽约某知名大学,目前在美国的金融行业工作。“当武汉出现严重的疫情时,我压根不担心自己,当时哪里会想到,疫情就来到了这里。”

小陈说,“最初武汉打响防疫战的时候,我完全没有担心。各个高校校委会团体和大家一起,还在努力往回捐钱,捐物资。但纽约民众的反应太让人失望,不把别的国家的前车之鉴当回事。”

会议还提出,优化集中医学观察点选址,进行专业评估,有风险隐患的及时调整。妥善处理集中医学观察点医疗垃圾,统一处理标准,规范管理程序,开展督促检查。

3月初,美国数据不断增长的时候,小陈所在的研究小组还去邻州参加了学术会议。小陈书说,当时他极力地劝阻同学,美国情况很严重了,但他们连个口罩都不戴。

解决好京津冀人员通勤问题当地时间3月26日,美国全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超过85000例,成为世界最高。

此次疫情发生以来,北京市曾多次要求各区增加医学集中观察点设置。3月15日召开的疫情防控会议曾提出,对境外输入采取“更加积极的防御策略、更加严格的管控措施”,扩大集中医学观察点,进一步提高在京核酸检测能力。

小陈决定留下来。但是他们也做了预案——如果之后纽约的疫情,厉害到社会公共秩序不能很好地维护,生命受到威胁,那就是真的该回国了。

3、在读博士:沈阳小伙小陈

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,但正在读博的小陈选择留了下来。